幾米繪本出版20周年 高科大獻聲朗讀,帶師生進入故事場景
 
「抬頭望著星空,世界變得好大、好大,這本書,我獻給無法和世界溝通的孩子」這是繪本作家幾米為高科大學生獻「聲」朗讀《星空》的楔子。今(2018)年是幾米邁入創作出版的第20週年,他自1998年推出《森林裡的秘密》迄今,已創造超過60部作品,並屢獲國內外獎項的肯定。10月24日午後,幾米受高科大通識教育中心邀請,現身校園演講,帶師生走入新書《閉上眼睛一下下》的創作過程;面對年輕讀者,他也分享《星空》的創作歷程:「在混亂的成長階段中,當你遇到難題無法解決時,希望有一片星空讓你度過難關……」,透過幾米療癒般的嗓音,讓現場師生彷彿進入故事場景。

幾米,這個名字在臺灣繪本界無人不知。他個頭不高、戴著黑框眼鏡,時而靦腆、時而詼諧,他首次在高科大演講,開場先跟大家分享懵懂的求學生涯。他說國中因成績不好挨了三年打,高中只知道臺大很厲害,不清楚哪個科系有前途、很重要,直到高三聽聞同學要考「美術系」,才知道原來有美術系,讓從小喜歡胡亂塗鴉的幾米心中開出一朵嚮往的花朵。當他決定報考美術系後,臨時拜師求藝抱佛腳,只求術科過關,「結果素描占術科40分,而我唯一學的素描只拿到16分,其它我沒有學的都拿到非常高的分數……」,幾米無奈地調侃考試制度。

1998年,幾米40歲才出版人生第一部繪本《森林裡的秘密》,讓人訝異他的大器晚成。幾米坦言,上了大學,才是自卑的開始,他自美術系畢業後,知道自己不是走純藝術的料,便到廣告公司上班,「但是我卻突然很想畫插圖」,他發現熱衷的興趣後,閒暇之餘到書店翻遍國外雜誌,他不停地畫、越畫越多;白天上班、晚上接案。直到1993年,投身廣告公司多年的幾米感到倦勤,「我開始厭惡上班、厭惡老闆、不想跟客戶開會,雖然跟同事很好,但不想一輩子在一起」,他也跑去算命,聽聞結果還不錯,1994年他毅然遞出辭呈。

幾米滿心期待可以靠插畫開啟人生新扉頁時,卻罹患血癌。一次又一次的化療,幾乎要擊垮他。治療期間,出版社編輯問他:「你還可以畫插圖嗎?」他說,以前一天畫五張,生病當時只能五天畫一張,且他的畫風從鮮豔變黑白、人物從誇誕變渺小,卻有讀者反應「我好喜歡這些圖」。其實,出版社過去有好幾次要幫幾米出書,都被他拒絕,直到大病初癒,他認真思考「我可不可以留下一本書給我的女兒」,這個念頭讓他開啟繪本出版之路。

「我不是才華洋溢,我也沒有強烈的表現慾望」幾米說,他就只是待在窗邊一直畫、一直畫,間接鼓勵學生創作就是堅持不懈。以前,臺灣幾乎沒有成人繪本,他向出版社提議:「我想要畫給大人看,回想20年以前,這真是非常大的突破」,好比《向左走向右走》就是本名副其實的成人繪本,他甚至被朋友嘲弄「怎麼會有這樣的故事」,但這本書卻把他帶往25個國家,甚至翻拍成電影。

每當有書籍出版,必定有讀者問幾米「畫給誰看的?」他卻笑說:「當然是畫給我自己看」,直到《星空》才是畫給當時正處於青春期的女兒。幾米開場曾向高科大學生說:「我相信在你們出生的那一刻,是我出第一本書的時候,今年是我創作第20年。」世代差距並未拉遠心靈共鳴,他的作品《星空》深獲青少年的喜愛,他也現場朗讀《星空》,希望讓在場的學生面對人生低潮、困頓時,也能從中汲取力量,誠如書腰文案「有陰影的地方,必定有光」。

其實投入創作數十年的幾米始終對自己沒有信心,對別人的讚美話語,他會不自在。但是生病後讓他發現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,他現在透過創作與讀者互動,則是他感到幸福的事,他由衷感謝這些年來讀者的相信與支持,讓他比以前擁有更多的信心。

除了朗讀《星空》,幾米也朗讀了《閉上眼睛一下下》,更加碼放送《同一個月亮》。有人說,他的作品總是精準地撫慰受傷人們的心靈,走過死亡陰影的威脅,幾米的作品有晦暗、有悲傷;看待重生後的喜悅,也有溫馨、也有快樂。色彩鮮豔、文字溫暖是他的特色,讓現場聆聽的高科大師生彷彿在這場演講中找到共鳴、萌生力量。